TOP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

少年书屋 >> 意外之外 >> 第 117 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 主题:

  • 字体:

    -

    18

    +
  • 重置

第 117 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意外之外 少年书屋 shaonianshuwu.net查找最新章节!

其他孩子四下跑开了,而那男孩轻而易举地抓住安歌手里的树枝。

安歌抽不出来树枝,索性松开手。

那男孩一下子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着气恼极了,龇牙咧嘴着站起伸手要去抓她。

韩安歌像极了丧失理智的小野兽,被人一碰就要去咬。

男孩正要好好修理安歌,赶来的韩槐揪起他的衣领,不客气地将他丢在地上,男孩见大人来了,哭哭啼啼地跑走了,看样子是要找父母告状。

大概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了,韩槐捡起地上的小红帽,轻轻拂去沾上的雪花,原本干干净净的帽子在刚刚的混乱中被人踩了个脚印,他叹了口气把小红帽攥紧,责怪自己心大,来得太迟。

“栎栎,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他听见安歌气喘吁吁地说着,小小的身子蹲下,抱着栎栎拍了拍。

他更自责了,觉得自己还没一个四岁的娃娃会哄孩子。

顾芷栎哭得时候只是流着泪,身子簌簌发抖,没什么声响,和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样,看着让人格外心疼。

韩槐把小红帽递给她,安慰道:“外公给栎栎买一顶新的。”

顾芷栎揉了揉哭得红肿的眼睛,拿过小红帽往脑袋上套,把脑袋包了个严严实实,之后小嘴动了动,却听不见声音。

“怎么了呢?”韩槐凑近了些。

“雪宝。”安歌先听见了,扶起栎栎拉她一起去完成没做好的雪人。

韩槐看着她们手拉手的背影,松了口气想着,到底还是小孩子,天大的难过转眼就过去了。

韩安歌经过那个白白胖胖的大雪人,只觉得可憎,一鼓作气跑过去用力踢了一脚,雪人应声倒了下去。

“栎栎,我给你报仇啦。”她转过身,看见栎栎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并没有因此高兴起来。

韩槐有些惴惴不安,栎栎的心情平复下来是好,但方才哭红的脸却在短时间内没了血色,煞白得直让人觉得异常。

蹲在地上哭久了,腿发麻,身上也没什么力气,但顾芷栎想把“雪宝”做出来,那是她和安歌期待已久要去完成的愿望,可是走几步脑袋昏昏沉沉的,跟着看不清东西,她试着睁大了眼睛,只看见安歌的人影。

下一秒,冰凉的嘴唇忽的滑下一阵暖意,顾芷栎都来不及感知,摔在了薄雪覆盖的草坪上。

同一瞬间,韩槐冲上前把顾芷栎抱起。

韩安歌傻愣在原地,明显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接着哇的一声大哭:“栎栎又流血了。”

她想起上次在医院也是,栎栎流了好多好多血,但是那时候栎栎没有晕倒,她还能跟自己说话。

陈老师说,人流太多血会死掉的,人死了,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栎栎会醒不过来吗?安歌害怕极了。

一个孩子晕倒了,血流不止,另一个孩子在旁边痛哭流涕,韩槐六神无主下拨打了急救电话。

他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把栎栎的身子裹了个严实,紧紧抱在怀里,奔到小区门口等着救护车来。

大冷天的,拾荒人过年仍无处可去,穿着破洞、钻出棉絮的军大衣,弯腰拾起绿化带里的一个塑料瓶,把瓶子塞进麻袋,打量了眼韩槐和那俩孩子,动作缓慢地走开了。

“安歌,你跟紧了啊。”韩槐生怕安歌也出了什么事,他就不该让这俩孩子下楼,这让他怎么面对裴雅淑和女儿呢。

安歌抹着眼泪跟在身后,她更讨厌那个小男孩了,一定是他欺负了栎栎,所以栎栎才会流血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裴雅淑和对面那俩人刚谈完一轮,信息量巨大,她绝不承认自家女儿高攀了顾景晗,绝对是这姓顾的对韩裴芸死缠烂打,让她死心塌地又鬼迷心窍。

现实情况就是,这俩人她根本拆不散,考虑到孩子的情况,也没理由拆散。不接受就接着不认这个女儿,看不着自己的外孙女。可年纪大了谁不想享受天伦之乐?这几年真是……她也是受够了!

顾景晗全然没了最初遇见时的咄咄气势,起身弯腰,亲手为她做了一杯手冲咖啡:“阿姨,我会对小芸好的,你放心。”

裴雅淑不接话,哼了声。

顾景晗不以为然地笑笑,就当她已经默认她们的感情了。

“你们别高兴的太早……”裴雅淑就不喜欢看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要我说栎栎现在还生着病,我不是同意你们俩,我是不想管,懒得管。韩裴芸,你要想清楚,我说难听的,栎栎的病能不能好还是一回事,万一……”

“妈……”韩裴芸面露不忍,打断她。

“万一你们哪天感情破裂了,栎栎的病没好,安歌又是顾景晗的亲生女儿,她有权有势的,到时候把孩子一抢,你该怎么办?”

桌子底下,韩裴芸的双手交缠在一起,拼命抓紧。

顾景晗按住她的手,手心冰冷,开口是一贯的冷静:“第一,栎栎会好的,我会用尽所有办法救她。第二,我不会和小芸抢孩子,我也不会和她分开,但是如果有一天真的分开了,那也是她不爱我了,那……”

顾景晗有一瞬失了神,说下去:“让我定期能看到安歌就行了。”

“第三,最糟糕的假设。”为了让裴雅淑安心,顾景晗鼓足勇气做了那可能出现的万分之一的假设,“如阿姨所说,一切都成真了,小芸也不会只剩自己。”

“怎么说?”裴雅淑不太明白。

“顾景晗……”韩裴芸知道她想说什么,她们会有小笼包、生煎包和叉烧包,但是现在一口气什么都说了,她妈观念守旧不一定能接受得了这么多事。

不妨来日方长,循序渐进地慢慢说。

裴雅淑的手机铃声响起,如韩裴芸所愿,打断了她和顾景晗之间的对话。

“好了,马上就回去。”电话是韩槐打来的,裴雅淑说得有些应付。

韩裴芸忐忑地抿着咖啡,顾景晗不能多喝,做的手冲都被自己喝了。

“你……”裴雅淑语气瞬时变了,焦急地站起,眼神在韩裴芸和顾景晗之间快速打转,但又不跟她们对视。

韩裴芸觉得她妈的表情不对劲,茫然地看向顾景晗。

顾景晗眉头皱起,也觉出了反常。

“什么都别说了,赶紧过来吧!”韩槐匆匆挂断了电话。

裴雅淑仍举着手机,整个人定在那里,韩槐说了什么呢?出门时候还好端端的孩子,怎么送去医院抢救了呢?

韩裴芸关切地过来询问,旋即被裴雅淑抓住双手。

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裴雅淑喃喃道:“医院,快去市第一医院。”

“我爸怎么了?”韩裴芸立马整理好自己的东西,车钥匙拿在手里准备着。

顾景晗见状,叫来服务员买单,随后跟着起身。

“是栎栎,晕倒了。”裴雅淑的一颗心仿佛被揪着,难受得生疼,那么乖巧的孩子,可千万不能有事。

话未说完,顾景晗的身影晃了晃,心口有什么东西急急下坠。

韩裴芸什么都顾不上了,如救命稻草般抓住顾景晗的手,不顾一切地往车子奔过去。

飞奔几步,想起顾景晗的身子状况,韩裴芸脸色煞白地顿住,扭头望着她的那刻,眼泪分明又要落下来了。

顾景晗安慰她:“没事的,之前那么多关卡,栎栎都挺过来了,这一次也是。”

韩裴芸点点头,走到车子边上,拿着车钥匙按键的手不住颤抖。

顾景晗拿过她手机的车钥匙,扶住她的肩,将她送上副驾驶座:“别多想,我来开车。”

裴雅淑看着她们俩,什么都没说,自己坐进了后座。

幸好这里离市一院不远,过年期间路上车辆不多,顾景晗开到限速车速,大概一刻钟就能到。

红灯前,顾景晗差点冲过去,看到的时候一个急刹车。

裴雅淑惊呼了一声,而韩裴芸默默坐直了身子,没有惊慌,没有埋怨。

“医生不是说很稳定吗?不是都让栎栎出院过年了吗?”她想不通,希望顾景晗能告诉自己。

顾景晗嘴唇翕动,没出声。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的脑子里又何尝不是一团乱麻?

裴雅淑坐在后面干着急,她后悔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了,什么万一,什么假设,栎栎要是真不行了,那铁定是自己这张破嘴咒的。

到了医院,裴雅淑给韩槐打电话问他具体位置,仨人一刻不停地找过去。

得知孩子现在在观察室,韩裴芸一路上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些许。她们过去的时候,栎栎躺在观察室的床上双眼紧闭,护士给上了心电监护,收拾着刚才处理下来沾血的棉花。

床边站着安歌,她一眨不眨地盯着显示屏上面起伏不断的波纹图案。

“妈妈……”看到观察室进来的人,安歌又开始哭了。

“没事了,没事了。”韩槐赶在她们询问前说。

“怎么会突然晕倒呢?”韩裴芸俯下身摸了摸栎栎的小脸,后怕不已。

顾景晗看孩子暂时没事了,出去找负责的医生询问了几句,并且在孩子身体能承受的情况下,准备把栎栎送回医疗条件更好、也更专业的市血液病医院。

给市血液病医院那边打了电话,回观察室的时候,隔着一段距离,就听见裴雅淑的斥责声,以为被骂的人是韩裴芸,紧忙推开门进去,却发现她斥责的对象是韩槐。

韩裴芸坐在床边,看着她父母争执,不声不响,眼睛红通通的。

安歌缩在她身侧,看到顾妈妈进来了,又飞奔过来抱住她。

顾景晗将安歌抱起,过去问韩裴芸:“你爸妈怎么了?”

“你怎么能让孩子下楼呢?”裴雅淑气急败坏地捶了下韩槐的胸口。

韩槐自知理亏,说得懊恼:“俩孩子都想去,我看着心疼……”

裴雅淑气得不行:“你看看现在……”

韩裴芸抬手揉了下眼睛,她没有劝架,又觉得不该去怪她爸,他也不了解栎栎的病情,况且初心只是想让孩子开心。

也没办法去怪安歌,小孩子懂什么呢,栎栎想堆雪人,她一心想去实现罢了。

唯一能怪的那个欺负栎栎的小男孩,谁家的孩子都不知道,再说怪他有用吗?

谁都没法怪,她只好怪自己,出门前对她爸交代的不够仔细,又或许……自己不出门就好了。

韩裴芸把韩槐说的事情经过大致复述了一遍。

顾景晗和韩裴芸的心情差不多,心疼孩子,又无可奈何。

“阿姨,叔叔,你们别吵了,栎栎真没事,生病后流鼻血也好几次了,不算大事。医生说本身孩子身体就弱,加上一时情绪激动才晕倒了。”见裴雅淑还想接着说韩槐,顾景晗无奈道,“就让栎栎好好休息吧。”

病房里顷刻间寂静无声,韩裴芸十指插进长发间,抱着脑袋,面色凝重地想心事。

“我要找到那个男孩。”顾景晗冷不丁地出声。

韩裴芸抬起脸,问她:“能干嘛?”

顾景晗抱起胳膊:“气不过,敢欺负我女儿,打一顿。”

韩裴芸愣了下,嘲笑道:“你跟一个孩子计较有什么用?”

顾景晗果断地说:“我爽。”

“妈妈,我打他了,我还把他堆的雪人推倒了。”安歌说起自己的“丰功伟绩”,也算为栎栎报了仇。

可可爱爱的小朋友不该这样的。

韩裴芸觉得心很累,这时候还得去教安歌以德报怨这种道理。

“安歌干得好。”顾景晗竖起大拇指,狠狠地夸她,“如果有人欺负你,打了你一下,一定要还给他两下。”

韩安歌很来劲:“我还踹他了!”

“漂亮!”顾景晗为她鼓掌。

“顾蹄子……”韩裴芸扶额,报复心理可能是刻在这对母女基因里的东西吧,她可从来没教过安歌要以怨报怨。

顾景晗转而语气正经:“一会儿血液病医院会派救护车过来,我要把栎栎送回去。”

“本来也差不多要回去了。”对于栎栎来说,在那里更安全。

韩裴芸说完,目光凝滞,像是想到了什么。

意外之外最新章节手机版 - 意外之外全文阅读手机版 - 意外之外txt下载手机版 - 菜有染的全部小说 - 意外之外 少年书屋移动版 - 少年书屋手机站

《意外之外》小说推荐: 大明征服者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我的师长冯天魁极品妖孽兵王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无良皇帝魏武侯我在大秦开酒楼抗战:从八佰开始崛起草莽之辈大唐:成为战神的我被长孙皇后认亲明末黑太子楚汉苍狼三国之博弈天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超级兵王叶谦全文免费阅读明朝小衙内贞观匹夫军工科技汉牧天下军工霸业穿越之开国神帝天秀终极特种兵王洪荒三国之吕布传日月风华签到在神话明末二次元之300英雄抗战烽火之单兵突击我,蓝军,开局斩首老丈人
猜你喜欢: 大明征服者抗战:从八佰开始崛起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篡唐我的师长冯天魁明末黑太子我在大秦开酒楼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三国之博弈天下军工霸业原始大厨王穿越之开国神帝天秀大唐:陛下,算了吧,低头认个错吧!无良皇帝北雄大明流匪楚汉苍狼最强教官系统军工科技超级兵王叶谦全文免费阅读遮天之东皇太一终极特种兵王我,蓝军,开局斩首老丈人陈飞宇苏映雪振南明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张大唐朝请郎贞观匹夫洪荒三国之吕布传带血的麻糖
本站强推: 大明征服者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我在大唐种土豆我的师长冯天魁我在大秦开酒楼篡唐明末黑太子大唐:陛下,算了吧,低头认个错吧!抗战:从八佰开始崛起带血的麻糖三国之博弈天下无良皇帝打搅南宋原始大厨王终极特种兵王最强教官系统大明小学生遮天之东皇太一楚汉苍狼穿越之开国神帝天秀三国:我哥是郭嘉大唐朝请郎军工霸业皇明天子皇明朱慈炲军工科技大魏春洪荒三国之吕布传玄幻:开局签到燕云十八骑

意外之外最新章节手机版 - 意外之外全文阅读手机版 - 意外之外txt下载手机版 - 菜有染的全部小说 - 意外之外 少年书屋移动版 - 少年书屋手机站